365bet官网备用网址 > 365bet官网 > ‘加强基层医疗卫生服务能力建设’没有出现

‘加强基层医疗卫生服务能力建设’没有出现

发布时间:2019-12-27 05:56    浏览次数:

3月5日下午,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驻地。针对当天上午温家宝总理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代表委员们有很多心里话要说,其中既有对基层医疗卫生服务体系老问题的焦虑,也有面对城镇化发展、人口流动新挑战的隐忧。

旧话重提:现在发愁的是软件

“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加强基层医疗卫生服务能力建设’没有出现,我觉得应该加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中医科学院针灸研究所副所长杨金生说,基层医疗卫生服务能力建设,直接关系医改的成败,还需政府更加重视,找准方向,加大投入。

全国政协委员、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小儿心脏中心主任刘迎龙告诉记者:“这几年到各地调研时发现,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以前是‘平房、板凳、嗑瓜子’,现在是‘楼房、沙发、看电视’。硬件水平提上去了,人员素质与水平却还是上不去,这种情况要改变。”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卫生局局长方来英举例说,作为医疗资源高度集中地,北京市的医务人员数量应该不紧缺。然而,北京市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标配应为3.8万名社区医生,实际上只有2万人。

根据测算,北京市基层医生的平均年收入为7.4万元,大医院医生的平均年收入为14万元,差了将近1倍。“基层医生与大医院医生的收入差距太大,直接影响医生的就业取向。解决不了医生到基层去的问题,基层三级医疗卫生服务网就织不起来。”方来英说。

全国政协委员、中华医学会副会长吴明江说:“近年来,随着国家投入增加和积极建设,基层的硬件设施有了很大改善,现在发愁的是软件。”

危险讯息:基层网底有破的风险

基层医疗卫生服务能力不足,甚至可能出现漏洞,进而危及医改成果,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疾控中心主任王宇对此忧心忡忡。他透露,从今年年初到现在,全国共报告发现了几千名麻疹患者,为近几年历史同期水平的7倍。“麻疹是公共卫生服务的基本指标,只要打了疫苗,就能预防,现在出现这样的情况,骗不了人,说明我国的基层公共卫生服务能力在滑坡。”

“公共卫生的服务网底已经到了近几年的最低水平。”王宇表示,国家财政对公共卫生服务的投入缺口依旧很大,“单纯在疾控这一块,现在的情况是工作经费不缺,人员经费十分缺乏。中国疾控中心现在人员经费的赤字达到4.5亿元,长期负债运行。国家层面如此,基层的情况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王宇表示,以前,基层疾控机构是政府全额财政拨款单位,“但水平实在太低,根本留不住人。现在,在某个东部发达省份出现了新的情况,将基层疾控部门确定为差额拨款单位,允许疾控部门去赚钱改善待遇。基层疾控部门去盈利,这种信号是十分危险的”。

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盐城市疾控中心主任沈进进说,乡村医生的身份问题事实上已经直接影响到医改的进一步推进。为确保农村医疗卫生服务网底不破,应让医改的成果惠及包括乡村医生在内的广大农民。

沈进进建议,参照民办教师转化分流的方式,由国家增加财政转移支付地区的编制,将考核合格、取得执业资格的乡村医生统一纳入乡镇卫生院人员编制内,由县级卫生行政部门直接或委托乡镇卫生院对其统一进行绩效管理,彻底解决乡村医生的身份编制问题。

献计献策:基层人才需量身打造

对如何改善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人员的素质及知识结构问题,代表委员们纷纷献计献策。全国政协委员、苏州大学副校长熊思东建议,应大力推进乡村医生继续教育规范化,“在学制、课程设置、教材编写上,都要认真下功夫”。

熊思东说,我国目前还没有建立完善的基层医生培养体系,原有的五年制医学生培养方式造就不了合格的基层医生,而且绝大部分人不愿到基层去。“不能简单地理解,培养基层医生就是缩短学制;也不能简单地认为,基层医生就是低级医生,而是要为他们量身打造适宜的培养方式,目前推广的‘5+3’模式有利于医学生掌握全科知识,贴近基层为群众服务,应大力推广。”

熊思东认为,城市大医院要结对帮扶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形成定期下基层的机制。然而,这种做法的实际效果在两会上也遭到质疑,方来英说:“当前一些专家下基层只是走走过场,让基层机构的负责人在帮扶意见上盖章证明下过基层,实际解决不了基层的问题。”

城镇化进程:医疗卫生不应被遗忘

在城镇化进程中,很多地方政府没有将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设置纳入规划。熊思东说,各级政府应将基本医疗资源作为一项刚性指标列入发展规划,明确医疗资源分配,不要等“大楼建起来了,却无法满足基本的医疗需求”。

全国人大代表、民建中央副主席辜胜阻认为,虽然我国城镇化率已超过52%,但是城镇户籍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却只有35%。大量的农民工实现了地域转移和职业转换,但还没有实现身份和地位的转变。如何将改革“最大红利”和城镇化“最潜力”结合起来,是推进城镇化的关键。应深化公共服务体制改革,推进进城农民工和市民在劳动报酬、劳动保护、子女教育、医疗服务、社会保障等基本公共服务和公共产品方面的均等化。

“要防有速度无质量的城镇化,避免地方一哄而起搞大跃进,一味追求城镇化的高速度和规模扩张,陷入速度至上陷阱。”辜胜阻表示,社会保障是维护百姓切身利益的“托底”机制,被认为是社会的“稳定器”、收入分配的“调节器”和经济发展的“减震器”。目前,我国离人人有保障的目标还有差距。虽然统计上,制度覆盖了90%以上的人口,但由于部分农民工和部分在城镇就学的农村中小学生重复保险以及其他原因,真实参保率会低很多。解决这部分人的就医保障问题,不仅需要医保层面的改革,更要在基层医疗卫生服务能力建设上持续发力,将他们收入“网中”,不成“漏网之鱼”。

TOP